与曼联冷战到底,“C罗效应”依然吸金有道

  今年4月,在由德勤会计事务所发布De《2020-21赛季世界足坛财富榜》中,曼联以5.58亿欧元的Zǒng收入排在第五位,落后于曼城、皇家马德里、拜仁慕尼黑和巴塞罗那,创下了本队在该榜单历史上的最低排名。连年不断的糟糕成绩,已经切实影响到了曼联在转播和商业收入方面的数据。

  “我们正与C罗计划着Jí将到来的Xīn赛季,这是事实。我很期待与C罗一起工作。在我看Lái,他绝对是曼联的非卖品,我们期待着一同迈向成功。”

  两个月前,在福布斯公布的《2022世界体坛运动员收入榜》上,C罗以1.15亿美元(6000万薪资+5500万商业收入)排名第三,落后于1.3YìMěi元De梅西和1.212亿美元的勒Bù朗·詹姆斯。这跟他在2021年榜单的排名持平,营收Zǒng额却略逊一筹——当时是由7000万美元薪资Hé5000万美元商业收入组成的1.2亿美元。

  Téng哈赫的“粉饰太平”,无法掩盖全部的事实——自6月25日以来,C罗已半个多月没有Chū现在曼联俱乐部的官方社交媒体上,Dàng曼联全队来到曼谷和墨尔本赶Chǎng“吸金”时,葡萄牙前锋却以“个人原因”为由彻底Gào假。

  “Hóng魔”与头牌的这出肥皂剧,正在趋向覆水难收的局面。

  Zài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体育商业专家威ěrXùn看来,“C罗效应”的最直观影响,就是商业品牌不顾竞技成绩,依然对处于过渡期的曼联保持青Lài。

  一周前,曼联与数字科技专家DXC签署了Yī项多年的全球合作协议,DXC以每年2000万镑的花费,拿下了英超历史上最áng贵的球衣袖标广告。威尔逊说:“别忘了,曼联只在上赛季英超排名第6。”关于门德斯所说的“C罗效应”,这就是最好的说明了。

  从曼彻斯特到曼谷,他一次次地充当俱乐部发言人,强调着看似与红魔貌合神离的C罗,不会在今夏离开暗流涌动的老Tè拉福德球场。即PiánZài舆Lùn场的传言中,切尔西俱乐部的新老板伯利,正在努力促成葡萄牙巨星的迁移。

  出任曼联Zhǔ帅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荷兰Rén滕哈格已经把这套说辞讲得滚瓜烂熟了。

  

  据Tiān空体育报道,C罗的经纪人门德斯没有放弃努Lì,还在与几个潜在买Jiā进Xíng沟通。他目前亮出的最大谈判“筹码”,并不是葡萄牙前锋的进球数字,而是“C罗效应”——Yǒu关于品牌赞助、商业营收、社交Méi体和Pù光量,门德斯旨在通过用一系列数据让候选俱乐部们看到:买下C罗,就等于成为“顶流”。

  不同于梅西的薪资两次突破了9000万美元,C罗在近五Nián的时间,基本维系着6000万美元上下的薪资标准,绝大部分时候正是依靠可观的商业收入,保住了收入榜Qián三名的位置。

  事实上,门德斯所说的“C罗效应”绝非强词夺理,很多产生Yú2021-2022赛季的数据和资料Yǐ足够为此正名。尽管,红魔在上赛季De竞技成绩非常糟糕,不仅没有冠军锦标入Zhàng,甚至没有Ná到欧冠门票。

  曼联似乎没有理由放走C罗,但目前来看,门德斯的活跃和C罗的Jiān持,正在让红魔逐渐失去主动权。或许,曼联管理层需Yào尽快搞定一笔Zhòng望所归的Zhòng磅转会,以此换来C罗的Huí心转意。

  不过,依仗于C罗在去年夏天的回归,曼联Zài上赛季的营收数据已显现了触底反弹的迹象。在年初的三个月时间,曼联的营收就从去年同期的1.183亿英镑增长到1.528亿英镑,而同一季Duó的商业收入也由5810万镑增长到6560万镑。这样的商业Huò利肯定不是C罗一个人的功劳,但联想到Pú萄牙人在方方面面为曼联带来的Xiàn象级人气,他在其Zhōng起到的Zhòng要作用也无可争议。

  一个赛季的时间,在曼联社媒流量最高的25条动态中,足有10条都是与Hóng魔7号有关——前三名更是被Tā毫无悬念地包揽。一条加盟公告就能增粉百万的轶事,至Jīn依然在被媒体提Qǐ。

  不差钱的曼联为C罗提供了顶级的薪资,葡萄牙Rén的多元Huí报也是立竿见影。从去年8Yuè27日、博得190万点赞的回归公告开始,C罗就成为了曼联社交媒体上当仁不让的“流量担当”。